谢怜

景墨

边城诗社:

景墨
文/挽城
恍然
已是现在
黑色的山脉里
我还没有跋山涉水
黑色的城市里
只有迷雾
黑色地穿行

夜蛾惶惶着
追逐与光
月色无尽
眸子里只剩下蚊虫的吵闹
我用目光寄一封信函
请你用耳朵打开它

老人在轻声呓语
属于大地的篇章
路人却像是梦游者
像那惶惶的夜蛾
嗅着灯光的气息
汽车无言以对
呼啸而过

哪里会有苏醒呢
在破损的门檐上
在棋盘的缝隙里
在钟摆的晃动中
就好似滚滚的波浪
细微地起伏

哦,这安静的浓墨
我什么都看不清
你却在那里肆意穿行
哦,你带着黑色的眸子
而我的眼睛却是钻石

我用力地折射那些颜色
遥不可及,又触手可得
嗤笑
哪里有黑色的光?

建筑都失了神
优雅的河畔
只剩下洞窟

匆匆
何必匆匆?
若无离散
请抚慰它,
在摇篮

深沉了
这光景
为什么总是掠过尘世?
何不深居那片森林
在淡泊的笙箫里
给我一点余地
让我黑色地沉睡
黑色地,坠落下去
2014.11.24
抬头望望窗外,只剩下黑暗了。在深夜里抛开学习,动动笔写写字,还是很惬意的。

评论

热度(11)

  1. 谢怜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